您当前位置:黄冈好房网>黄冈资讯>拆迁等于一夜暴富,都2019了这话你还信?

拆迁等于一夜暴富,都2019了这话你还信?

  • 小编:黄冈  来源:  点击:1617
  • 2019-06-16 15:38:14
  • 字体:[]

中国有个成语,叫“一字千金”。


放在古代,是指文辞精美,每个字都值不少钱。而放在现代,许多人的第一想法,可能就是一个红圈圈,中间加个“拆”。


谁都知道,在城镇化的推进下,中国近二十年的拆迁造就了无数暴富群体,仿佛只要是拆迁就等于一夜暴富,没有人不羡慕那些手持一笔拆迁巨款的拆二代。


然而大家不知道的是,我们平常看得到的那部分拆迁暴富,或是一线城市核心地段,或是大面积补偿,放眼全国来看,并不占多数,所谓的拆迁发横财,只是幸存者偏差罢了。


很多拆迁或是准备拆迁的居民,其实并没有想象中过得那么好。



“城市越拆越富,农村越拆越穷。”


尽管这是网友们的一句戏谑,但如今农村拆迁致贫的现象,的确是在不断上演。


城中村拆迁,一平方赔偿少则几千多则几万,但农村拆迁的赔偿数额,往往与城市相差甚远。


湖北黄冈的2018拆迁补偿标准为例:

草房每平方米补偿1900元


砖瓦房每平方米补偿2400元


捣制或预制砖砼结构房屋每平方米补偿2800元


楼房(二层以上)每平方米补偿3300元


地上(下)附着物使用等价补偿标准


异地安置补助费(包括宅地、配套设施、租房费等)每户2万元

两三千的房屋价格,让我们甚至觉得这是2008年的政策。


此时,黄冈的房价早已突破6000元,就算是差一点的二手房也得5000以上。

如果算上装修等费用,村民们只不过相当于从自己的二层洋房搬出来,然后搬入一套面积只有原来一半的商品房内。说白了,就是两平换一平,你还得再考虑考虑新房的公摊面积。


倘若一家多口人从大房子迁入小户型,生活质量可能还不如从前。何况,鸟笼般的多层楼房,是农村里最不招人待见的,他们可是更乐意居住在有院子面积大的自建小楼中。


江苏新沂的拆迁补偿就更为惨烈,时间同样是2018年,一平方只有低到400/500/600的补助,即便是500平方的乡村爱情大豪宅,也就补个20多万,相比于县城7000的房价来说,可能也就刚好够个首付。


让一批没有收入的农民,强行放弃自己的耕地,然后搬入怎么也住不惯的高层楼房中,这到底是改善生活、拆迁致富,还是老来无依、拆迁返贫呢?



一方面,我们确实要考虑到乡镇政府的财政实力不如城市政府,这些补偿已经尽力了。


但另一方面,很多农村也有不少制度不完善的地方。比如,欠妥的新区规划导致拆迁工作进行缓慢,缺少让村民都满意的思想疏导和拆迁方法,还有财政款项的合理分配与使用效率不高等等,这些都是现在农村拆迁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
农村越拆越穷,还真不是一句玩笑话。



越想暴富,越得吃亏


农村的拆迁并不尽人意,城市里也并非皆大欢喜。


中国人很聪明,但凡能嗅到赚钱的机会,便可以想出数不尽的法子,不放过一分一厘。


我朋友的一个亲戚,是郑州城中村的原住民,有着一栋早年搭建的三层小楼,一楼做点副食生意,二楼出租,三楼自住,靠着租金和店面过着还算舒适的生活。


后来村里人都在加盖,一来是多收很多租金,二来拆迁的时候赔偿的也多,他马上嗅到了发家致富的不二良机——贷款加盖。


3层的小楼硬是被加盖到了9层,店面生意和房屋出租暂停了一段时间不说,还欠下了一屁股债。


但拆迁来的似乎太快,收租金还没收到回本,拆迁文件就出来了:三楼以下按面积一比一赔偿,三楼以上按面积六比一赔付,也就是六平方才赔一平方,这些加盖的“聪明人”,一眼就被政府看了个穿。

后来,他把部分尚未交付的回迁房以远低于周围商品房的价格卖了出去,换了点钱拿去还贷款了,剩下的房子刚刚好够自己和子女们住。


本来的租金和生意都没有了,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小康生活,就这样重新返回了贫困。


而一线城市的村民们,对拆迁就更为敏感。


我在深圳的桂庙村居住了两年,这里的村民天天就盼着拆迁,打着麻将喝着小酒,尽管那时还没有正式文件,但每个人似乎都已经看到了变成亿万富翁的曙光。


记得那是16年的某一天,整个村子开始大举翻新,又是修路又是刷墙,就连桂庙8栋门口的破天花板,都弄成了极具现代化的日式风格。


我问了问当地的村民,他们说有消息讲马上桂庙要拆了,把房子弄漂亮一点,好赔得更多。


当时我就觉得,这种以浪费资源来争取利益的做法,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
今年初,一份规划文件可是让村民们伤透了心。


3月22日,《深圳市城中村综合整治总体规划(2019-2025)》发布,前所未有地提出保护城中村的举措:7年内未获批旧改的城中村不再旧改,部分片区纳入由“拆”变“治”试点,以改造城中村的方式代替拆迁




这下子,桂庙村民们的美梦化为了泡影。本来政府要出资改造的城中村环境,他们也自行提前完成了。


看来,我想错了。他们做的,还真是件好事儿。


过去十几年,深圳诞生了大冲、岗厦、水贝、蔡屋围等明星村落,拆出来了一批又一批亿万富翁,可如今深圳拆迁造富的时代,也该宣布告一段落了。


媒体之前大肆渲染的白石洲或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,放现在也就是个洋葱新闻了。


太多太多人,听到一点风声,就想要在拆迁上捞个便宜,结果往往到头来,亏得还是自己。



赌拆迁的投资客,赌错了地方


这几年有一种很有意思的投资逻辑,叫“赌拆迁”。


即购置老城区的旧宿舍楼、旧居民楼等低价老破小地产,坐等政府规划,拆迁补偿。


很多人看到别人拆迁致富的美景后,完全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,开始疯狂地用信用卡套现、大举抵押借贷等措施来增加杆杠、豪赌拆迁。


然而,近两年的旧小区改造风向,让这部分投资客心灰意冷。


所谓旧小区改造,就是改而不拆:没电梯的加个电梯,没独卫的加个独卫,只要不是危房,统统进行居住升级,而非扒了重建。


为什么不拆呢?


一来,老小区的安全隐患不必非要通过拆除来解决。

比如人车混行问题,可以通过规划车辆回形单向行驶,增添人行侧门分流等措施来解决。

比如消防问题,可以通过在楼道里安装自动喷淋设施和消防箱来处理。

当然楼间距狭窄、空地稀缺的棚户区和城中村,想要实现人车分流等规划,基本是不可能。


二来,老小区的土地利用效率不算太低。

尽管不像现代小高层那样环境优美,但也好歹是出自上世纪的老工程师之手,居住环境尚可,土地利用也还说得过去。且翻新之后的外貌,对整体市容也没多大影响。


三来,老旧小区邻里之间通常关系和睦。

大家都是老街坊老朋友,一下子若要分开,还真有点不适应。


四来,也是最关键的,就是拆不动。

随着城市房价的暴涨,拆迁的背后,是越来越激烈的政府、开发商和业主之间的利益博弈。那种旧的工厂家属院,动辄上万个职工,几千户家庭,一户一户谈怕是要谈到猴年马月,很难达成赔偿共识。


所以,各城市纷纷启动旧改计划,宁愿去郊区平地起新城,也不想在老城区拆拆建建。


早在2017年末,住建部就明确指出,要探索城市老旧小区改造的新模式。人民日报近日也刊登了上海曹杨八村第二小区的成套改造工程,不但不拆,还要“老得优雅,旧得有味”。


这么一来,旧城必拆的思想不攻自破。手握着一堆老破小的土著们没尝到一点甜头,加杆杠的投资客们更是惨败而归,指望着拆迁发财的投机者们,却反而游离在亏本的边缘。


还记得去年厦门的房叔吗?着急到一次性抛售厦门中心城区思明区的整栋老破小,6层12套房,均价3.85万/平。


要知道,算上许多郊区的房源,当时厦门的二手房均价也达到了4.5万。


旧城等拆,恐怕只是黄粱一梦。旧城翻新,才是未来必然的趋势。




读到这,你还羡慕拆迁吗?


说实话我还是羡慕的,因为尽管有那么多拆迁返贫的人,谁也不可否认着实存在着那么一批一夜暴富的“天选之子”。


但仔细想想,这不过也是上天赐予的运气而已。只要政策稍稍变化,你可能就与拆迁擦肩而过。


也许,通胀个二十年后,拆迁致富的那批人,横财可能所剩无几,但靠知识和努力成功的人,财富永远在不断累积。


老天的确会垂爱一下运气不错的幸运儿,但更多的时候,眷顾的则是那些肯上进、肯学习、肯精进的人。


别忘了,中国还有个成语,叫“天道酬勤”。

-end-


分享到: